老护士的诱惑

都只是看穿这什麽制服什麽职业服装的女人。可我还真是真实地操过一个老护士

说是老护士,其实当年操她的时候她的年纪并不老,也就40来岁,因爲我们传统观念�的护士都是妙龄少女,所以40的女人怎麽的在护士�算是老的拉!

一次住院认识了她,暂且叫她珍吧!说是住院,可病倒也不是什麽大病,但那�的护士很不错,不光是人好很客气,还个个让男人有起歹念的沖动!年轻的漂亮且显娇嫩;少妇嘛性感风骚,不怕我们开任何的玩笑。。。当然!这些都要建立在熟悉了以后。

主管我病床的医生是个很贪玩的卢姓男医生,因爲我住院一段时间,无论是医生或是护士,还有同一层楼其他的病人都很熟悉,每当卢医生值夜班的时候,忙完该忙的,就开始私下叫我们较年轻又相对熟悉的病人到他的寝室打牌:麻将或是纸牌。

护士也是轮流值夜班的,多数也贪玩,另外因爲她们不能早早就进自己的寝室休息,所以在全楼基本安静下来后,会偷偷溜进来看看我们打牌。我们开玩笑或是说些黄色下流话,都是很注意的,不会当着那些没结婚小护士说。可遇到结婚的少妇就不一样了,特别是那些长得还好,又性感又比较放得开的就更加放肆,有时侯甚至故意说些话去撩她们。

珍当时应该就40岁左右吧!我比她小,她脸长得一般,身高也一般,估计160,但胸前的那对奶是巨大型的豪奶,每次我们说笑了,她的奶都能随着笑频率的抽动上下晃动,撩得我总是免不了多看几眼。时间一长,我能感觉到她知道我的眼睛“总是不老实”,每次笑完合拢嘴,奶也晃动完了,脸就一定会泛起红蕴。可她从来不回避这种“尴尬”和“害羞”。有时还会坐在我身边靠着我,指点我出这那牌什麽的,当时是9~10月份,我的手臂能感受到她衣服内的奶在噌我呢!所以我就慢慢的开始寻找能搞上她的机会!

因爲一直住院,所以对此女人的想法和玩笑般的戏弄也最多就是如此。69天住院结束出院的那天,正赶珍护士的主班,所以我收拾东西的时候她时不时就过来看看有什麽可以帮我的,等我结帐拿药的一切都忙完了,她对我说了很多出院后身体的注意事项。。。

眼看就要离开医院了,今后也不可能晚上专门跑来找医生打牌吧,其实医生根本不缺少陪他打牌的人,一带新人换旧人哟!

离开病友离开病房,从4楼下楼梯,珍一直陪着我下来,还帮我提着装了些药的塑料袋,找了个机会对她说:大姐啊!我还真有点舍不得你哦!

她一听笑了:没听说过病人舍不得医院的! 我说:那你是说医院,你对我这麽好,又送我出院。。。我住院这麽久,舍不得的是你。

她又笑了:嘴巴这麽甜呀,没什麽舍不得的,以后又不是不见了,有机会请我们吃饭就可以了嘛!

看了看手表,当时都11点多了:是呀!请你们吃饭呀,现在的时间也差不多了,你可以下班了吗?

她也看了看一楼大厅墙上的锺:嗯~ 差不多了,可按理说还有一会儿呢!

我赶紧说:这样吧,帮忙帮到底,就帮我拿些东西,我打TAXI回家,怕上楼的时候拿不了,回头再和他们联系吃饭的事情。

她犹豫了几秒锺:好吧!   就穿这白大卦和我一起走出医院的大门,随我上了TAXI。一上车就赶紧把白大卦脱了:现在可以了,要不然别人知道我开溜就不好了。

老婆知道我的病早就好了,只是想在医院�多休息休息,所以后来也去医院很少,今天上班去了,中午不回家的,儿子一直是白天在岳母家带。。。。TAXI只是几分锺的路程就到了我家的楼下,我的东西不算很多,可两个人拿也不算很少,就这麽一前一后随我到了我家门口,我开门进了,珍却止步停留在门外,把手�的塑料袋丢门内的地上:我就不进去了,医院的衣服还在手上呢!   我说:没事没事!又不是什麽传染病医院,再说我不是刚从医院出来吗? 就上前去把她往�拉了拉,并把那搭在她手臂的白大卦接过来搁在门边的鞋柜上:来都来了,这麽远也送了,你不进来不是骂我不懂事吗?再说你就不进来参观参观?

有什麽好参观的? 嘴�说着,但还是进来,很自然地就换上了家�的拖鞋。我赶紧请她坐下,打开客厅的电视,再把那些医院带来的住院用品和那些药随便放好,洗了洗手就帮这珍护士倒了杯水。洗手是一定要的,因爲我很清楚,从事医疗卫生工作的人都有洁癖,什麽都好象是要消毒才行。

来~来~我带你看看我们家。。。随意地带她看了看各个房间和阳台,看完了就又把她请回到沙发上,我也坐下。可能是陌生环境的原因,她没放松地靠坐,只是屁股落在沙发的前沿,身体略微朝前,手中端着水杯,眼睛看着电视,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我说着话,我找了个起身的理由到厨房转了一圈,回坐再坐下来就紧挨着她,让她在我的右边,呵呵~有目的的,咱的右手不是比左手的劲大嘛!因爲都很熟悉,再说我从住院到现在一直“姐啊姐”地叫着。她也就没察觉任何不妥。

上一篇: 灌醉的少女
下一篇: 【童年的乱】